在淄博市桓台县兴桓路与建设路路口,一辆共享汽车撞上了路边的水泥电线杆。 警方供图

淄博一共享汽车出交通事故!预约后换人开 出事谁担责?

在淄博市桓台县兴桓路与建设路路口,一辆共享汽车撞上了路边的水泥电线杆。 警方供图

在淄博市桓台县兴桓路与建设路路口,一辆共享汽车撞上了路边的水泥电线杆。 警方供图

淄博11月14日讯(记者 胡泉 通讯员 于钧波) 伴随着猛烈的撞击声,一辆共享汽车撞上了路边的水泥电线杆,车辆损坏严重,驾驶员和乘客的身体均受到损伤……这是日前发生在淄博市桓台县兴桓路与建设路路口的一起交通事故。

在事故现场,淄博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桓台大队事故科民警鲍冰泽通过监控录像,发现该共享汽车上的驾驶员与乘客均被120急救车接走。“来到医院后,我们很快就找到了肇事者刘某星,经过酒精检测,发现他血液内酒精含量达152mg/ml,涉嫌醉酒驾驶机动车。”更令民警感到吃惊的是,共享汽车的预约人并非驾驶员,而是乘客。

原来,当晚刘某星约刘某一起喝酒,喝完酒后,刘某用自己的证件预约共享汽车,但驾驶共享汽车的是刘某星,即将行驶到建设路路口时,刘某星驾驶共享汽车正面撞向电线杆,导致车辆前端受损严重,安全气囊弹出。经医院诊断,车内驾驶员的肋骨骨折,乘客的面部有多处损伤。

目前,刘某星因醉酒驾驶机动车,将被吊销驾驶证,五年内不得考取驾驶证并面临刑事处罚。而刘某与共享汽车公司或将被追责。

其实,预约启动共享汽车后换人驾驶的情况并非个例。据桓台交警大队民警介绍,他们曾查获一起未成年人驾驶共享汽车练车的案子。一位驾驶员用自己的身份信息预约了一辆车,自己没有开却交给一位年龄只有16岁的未成年人驾驶。

“从我们查获的这几起案子来看,预约者预约了车辆后,并不是自己驾驶,而是选择交给他人驾驶,这样不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更是对驾驶员的不负责。发生事故后已经约谈过共享汽车淄博地区的相关负责人,下一步我们还将加大对共享汽车的检查力度。”该民警说。

“共享汽车除了经常会发生一些剐擦的小事故外,严重的交通事故也已经发生了多次。”负责投放和运营淄博共享汽车的山东百易出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先生说,他们已经在预约软件上加装了人脸识别功能,但若预约客户启动车辆后换其他人来驾驶,目前确实仍监管不到,总公司也在考虑如何解决。

延伸调查

共享汽车让他人驾驶,罚2000元违约金

今年7月份,共享汽车首次在淄博投放,截至目前的投放量在100辆左右。记者下载了刘某使用的同款“GoFun出行”共享汽车租赁APP,在注册页面上显示需要输入注册人员的相关身份信息及驾驶证信息。审核通过后,只需缴纳押金便可解锁使用共享汽车,整个过程5分钟左右便可完成。

在“GoFun注册及租赁服务协议”中,平台方要求“授权驾驶人”指“GoFun出行”会员本人,年满18周岁以上,并具有有效证件。会员资格仅限会员本人使用。如“GoFun出行”预订会员将汽车交予非“GoFun出行”授权下单驾驶人驾驶,将被收取2000元违约金。如果在行驶过程中出现事故,会员需承担所有车辆损失及因维修造成的停运损失。

“每台共享汽车都买了全险,如果市民在使用过程中出现事故纠纷等问题,要依照实际情况判定责任。客户预约共享汽车后转交给他人使用属于违约行为,一旦发现该情况,我们将起诉预约客户。”负责投放和运营淄博共享汽车的山东百易出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先生说。本报记者 胡泉

延伸阅读

共享汽车监管漏洞多用他人驾照也可解锁

一方面是共享汽车投放数量的增加和行业的快速发展,另一方面却存在共享汽车公司对驾驶人信息身份核验监管的漏洞。根据媒体报道,预约启动共享汽车后转交他人驾驶的现象不仅存在,用他人驾驶证注册账号、借用他人身份证驾照解锁共享汽车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早在去年8月22日,在四川省乐山市区黄家山附近,一位交警拦下一辆共享汽车进行例行检查,谁料这名驾驶员小涛不但没有驾驶证,还是一名未成年人。未成年人无法取得驾驶证,那么,小涛又是如何租用共享汽车并驾驶上路的呢?

据小涛交代,前段时间共享汽车进入成都时,一位朋友的手机没电了,就用他的手机注册了GoFun出行共享汽车的账号,因此,他的手机保留了朋友的账号。“恰好我在乐山沃尔玛超市附近看到了GoFun出行汽车,想起手机上有朋友注册的账号,就准备试一试。”不过,让他没料到的是,刚刚驾驶共享汽车行驶了不到1公里,就被交警逮了个正着。最终,交警通知了小涛的监护人,对小涛进行了训诫并罚款1000元。

2018年4月9日,在济南市棋盘小区3区5号楼北侧的道路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历下交警在处理交通事故的过程中发现,该事故是由一名无证、醉酒的驾驶人驾驶共享汽车造成的伤人事故,肇事车辆是一辆共享汽车。

经询问,肇事驾驶人焦某说共享汽车登录济南后,就用自己手机下载了租车软件,因为本人没有驾驶证便用自己媳妇的驾驶证注册了账号。事故发生前他和朋友饮酒后途经银座商城西门广场,看到广场停放了数辆共享汽车,出于好奇和显摆的心理,便使用租车软件将车辆打开载着朋友将车辆开走,没想到只行驶了三百余米的距离就发生了事故。

本报记者 胡泉